第三百九十二章 【纷纷而来】

陈森然的右手 / 著投票加入书签

69中文网 www.69zww.cc,最快更新召唤群豪最新章节!

    古月安不知道。

    他暂时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选。

    不过,好在的是,他现在还有别的事情可以想,所以也不用太急于一时。

    他现在要想的事情就是,杀陈嘲风。

    终于是到了,这一刻了。

    十一年的仇恨,总算得报,这十一年来的痛苦,还有那些曾经死在那个京城大乱的晚上的兄弟,以及曾静恒的在天之灵,终于可以得到安息了。

    古月安先去了一趟京城,带着酒去的。

    天下已经一片大乱。

    因为陈沟之战的结局已经出来了,那就是古月安胜了,而更加耐人寻味的是,陈小桔输了,却没有死,但他也没有再回到金陵。

    这已经是在向所有人诉说一件事了,那就是他将不再管陈嘲风的死活。

    每个人都知道,天下如今的局面,陈嘲风之所以还能活在世上,完全是因为陈小桔还活着。

    在从前,陈小桔还活着,就意味着陈嘲风也能活。

    可现在陈小桔还活着,却已经放弃了陈嘲风。

    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已经可以猜出,陈小桔已经对陈嘲风彻底失望。

    陈嘲风完了,这不仅仅是说他的命要没了,也是说,他的天下将要没了。

    古月安还没有去取他的性命,各种大乱已起,首先是镇守边地的镇北军宣布反叛,不再效忠陈嘲风,转而效忠古月安。

    镇北军当年是大将军王不负一手打造的亲军,虽然这些年陈嘲风已经在极力分化拉拢,将一部分的镇北军变成了他自己的人,可到底还有太多人耿耿于怀当年的事情,再加上当年古月安在边地做的事情的确威武,哪怕这么多年也是令他们心折。

    所以一看陈嘲风大势已去,天下民心也都向着古月安,立刻,镇北军就倒戈了,古月安还没到京城,镇北军的使者就已经等在昔日京城的废墟上了。

    而等到古月安到了京城见了镇北军的使者,正在和古家军对峙的镇南军也倒戈了。

    镇南军的主将正是昔日的大陈青龙司七卫卫长夜末夜大人,他和古月安是旧识,又眼见得这些年的民不聊生,现在倒戈也是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一下子南北两军倒戈,陈嘲风的大陈瞬间就是被夹在了中间,剩下的能用的人也不多了。

    因为他的亲军也都在各地压制才刚刚收复的地方军,这样一来,他已经是四面皆敌,再无路可走。

    “恭喜古大侠,如今那陈嘲风大势已去,所谓大陈也不过是一堵烂墙,只需轻轻一推就四分五裂,古大侠天下在望,实在是……”镇北军的使者实在也有点翻脸无情,现在就已经开始直呼陈嘲风的本名,并对于古月安大肆吹捧,说道最后他居然是干脆要跪下来了,说,“小臣,参见陛……”

    一个下字还没有出口,古月安就打断了他,说:“我可不做皇帝。”

    同时,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了这个镇北军的使者跪下。

    “那……”镇北军的使者听到这句话,只能苦着一张脸半腾空般悬在了那里,说,“古大侠,当今天下,您不做皇帝,还有谁能做皇帝呢?我们镇北军,也只想效忠您一人的。”

    镇北军使者的话也很简单,他们现在就想找个新主子,如果古月安不想接受他们,他们实在无路可走,说不定到最后,要跟古月安对着干,那就实在不美了。

    古月安虽然不怕他们跟他对着干,但到底还是麻烦,所以他勉强说道:“这件事,先放一放再说,等我杀了陈嘲风,自然会给你们一个答复,这些日子,你们就老老实实待在边地,管好那些边人就好了。”

    “是。”那人得了回复,倒也不说话了。

    古月安点了点头,提着手里的酒,继续往前走。

    京城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京城了,自从被吸血妖攻破京城,皇帝出逃以后,这座曾经大地上最繁华的城市,就完全变成了一座死城,再加上后来古月安一把烧了这里,这里已经不是死城,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

    以至于如今,连逃难的难民都不会到这里来。

    古月安信步走着,按照着记忆,来到了曾静恒曾经埋骨的地方,他朝着倾倒了一整坛的酒,对着那深埋在土中的,还有那些也同样死去了十多年的老兄弟们说:“诸位,等的久了,我这就去,将那陈嘲风的人头取来,以为诸位奠。”

    说罢,他转身,一步踏出,人已经如同流星般朝着南方而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古月安从京城前往金陵的路上,天下的局势又是继续变化着。

    因为南北的倒戈,那些原本已经被平定下来的地方势力也是再度抗争了起来,少了南北军,光是靠着皇帝的御林军,根本不足以跟数量远在御林军之上的地方军抗衡。

    很快,那些御林军不是被杀,就是紧急撤向了金陵。

    而与此同时,古月安一路上所过,那些地方的人也是望风而降,每一座城池都是在得悉了古月安南来的消息后,大开城门,高挂横幅,邀古月安入城。

    古月安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但为了之后的事情考虑,他也是每城皆入,但是进去了,也只是和城守见面。

    而所有的城池,没有一座是不降的,哪怕是原本的城守不愿降,城里的人也会逼迫着降。

    到了最后,那些反抗了御林军的地方军也都是派了人要么是去跟顾长安请降,要么就是在路上等着古月安。

    等到古月安到达金陵附近的时候,天下,已经真的没有陈嘲风的容身之地。

    这位宇平皇帝,虽然还贵为皇帝,称作皇帝,但是他的权威,已经只限于金陵城之中。

    古月安站在金陵城外看着城门紧闭的这座东都,想起了他和陈小桔分别前的话。

    “我真的要去杀陈嘲风了。”

    “好。”

    陈小桔只说了一个好字,其他一个字都没有说。

    他现在就待在陈沟旁,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陈嘲风。

    已经无人可以救你了。

    古月安踏出了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