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李檐的推测】

陈森然的右手 / 著投票加入书签

69中文网 www.69zww.cc,最快更新召唤群豪最新章节!

    李檐的语气很肯定。

    所以古月安在看着他,等待着他说下去。

    “他们突袭了我们。”李檐说。

    “没错,他们突袭了我们,这不正好证明了,他们最强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所以不得不冒险采用这样的方式,来取得最大的优势,甚至一举获胜吗?”古月安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不,恰恰相反,如果对方最强者真的已经死了,并不会使用这样激进的方式,因为实在是太过冒险,随时都有可能一败涂地。”李檐顿了顿,又说道,“而且,在对方明显可以知道我们已经得到了一批强者帮助的情况下,最好的做法是,利用血族大君做文章,尽量隐藏到最后,不到最后一刻,都不暴露他们失去了最强战力的事实,伺机而动,而不是现在这样。”

    “那么,能说明什么呢?”古月安现在有点认可李檐智者的身份了,因为他的脑回路,确实有些不一样。

    “说明他们的最强者依然存在着。”李檐表情凝重地说道。

    “等一下,我有些被你搞糊涂了。”古月安摇了摇头,“既然这样,为什么……”

    “这正是我要说的,有关于他们的情况的最新猜测。”李檐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怀疑,他们的最强者,和他们在本世界能够借助的最大之势的血族大君,正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

    “奇妙的状态?”古月安终于有些明白了,但这个猜测,未免也太疯狂了。

    “你想到了。”李檐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意,“他们,极有可能,已经,猎杀了血族大君。”

    “你说什么?!”一旁的陈小桔和谢雨留同时开口。

    而西门夜楼他们似乎已经对于李檐的这种惊人的思维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李檐又说道,“他们在有机会救下他们的智者的情况下,却果断放弃了他们的智者,要知道,在我们的圈子里,智者就是生存的关键,但凡还有一线希望,都不可能放弃智者,但是他们为了保存更多的实力,不被留下来,放弃了智者,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哪怕失去智者,他们依然还能赢。”古月安已经明白李檐的逻辑了,“也就是说,他们的最强者还活着。”

    “不错。”李檐点头,“然后,就是他们之前那场危险到了极点的偷袭,说明了,他们在这个世界可以借助到的最大之势,血族大君,出现了大问题,他们不得不铤而走险,但不是说为了一举功成,他们原本的目的应该是尽量多的消耗我们的力量,见好就收,目标,只是尽量多的拖延时间。”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我们之中会有古先生这样的高手,反而是一举击溃了他们。”李檐说到这里,居然是拍了拍古月安的马屁。

    古月安对此只是摇了摇头,他自然知道之前是有多么的凶险。

    “所以你觉得……”

    “他们猎杀了血族大君,或者说,猎杀这个词不够精确,应该是他们中的最强者,极大可能吞噬了血族大君,此时,他们正处在一种还没有完成融合的状态里,所以,他们需要时间。”李檐最后说,“这就是他们这一次突袭的,我做出的猜测。”

    “只是你的猜测。”古月安觉得很有些道理,但是未免离奇。

    “七成把握。”李檐面对古月安的质疑,并没有动摇,“我觉得我们必须立刻加速前行,不管挡在前面的是什么,都要去破开,因为这可能是对方最虚弱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一旦错过这个机会,我们将再无胜机。”

    “倒不是不可以。”古月安听他这样说,没有再反驳,因为他的内心同样焦急。

    虽然一直以来,他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顾长安,他不可能心里没有感觉。

    只是他一直以来都把这种感觉藏在心底,可是现在,因为李檐的一番话,这种感觉又浮现了起来。

    是啊,不管挡在前面的是什么,都要去破开。

    下了决定,那么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

    战舰的损坏并不算严重,很快,就修补完成了。

    伤员也不太多,可以一边航行一边走,最主要的是,主战力并没有受损,这一点的确是完全靠着古月安。

    若不是他一个人挡住了对面的致命袭杀,又强行突入击杀了对方的智者,那么也许这一场突袭并不会以这种结果收场。

    一切准备就绪,战舰再次起航。

    掌舵室之中,谢雨留再次担起了导航员的职责,只是因为四周围实在太黑暗了,

    那种黑暗已经不单单是一种光线上的黑暗,而是一种不知名的哪怕点灯都有些难以冲破的漆黑,再加上上一次他通过这里的时候,是有着血族大君的精神力庇护的,所以他也并不能很确定绝对的路线

    这无疑是给古月安他们带来了麻烦,尤其是,现在他们已经下了快速前行,直达血族老巢的打算之后。

    “这一点倒是好解决,我这里有一件宝物,叫做回家炉石,请谢先生握在手里,自然就能感觉到之前走过的路线。”关键时刻,李檐又站了出来,从大概是他的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一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石头,递给了谢雨留。

    谢雨留现在也是见怪不怪了,毕竟对方连可以抗衡血咒的东西都拥有,这种可以感应走过路线的石头,比起来也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按照着李檐所说,谢雨留握住了那块石头,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忆,自然而然的,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条路。

    那是一种很难诉说的感觉,只是他的确是完全清楚了该怎么走,于是他开始指引战舰上的水军统领开始操纵船舵。

    古月安看着船舱外无比漆黑的世界,默默握紧了掌中的刀,开始进行自我调整,毕竟接下去的路,必然腥风血雨,他要将自己调整到最强的状态。